风间翊

从腐圈少女沦为佛系追星族

【双源年上】惊喜(果然鸽了)

http://fengjianyi.lofter.com/post/1f1d5fe1_ef34c052

【前文戳上面那个链接】





架空/腻死人不偿命的糖

能写出这么OOC的文可能也只有我了

年上不逆不拆,实在接受不了还是屏蔽拉黑我吧



源稚女倚着恋人温暖的胸膛,任兄长用指尖替他捋顺一头长发。指腹掠过青丝的酥痒感舒服得让他不禁微微眯眼,温顺地呆在这个充满安全感的怀抱中享受安抚。两人在一片旋旎中无声地交换爱意,直到源稚生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听话,去休息吧。”



源稚女摇摇头,指节蹭过兄长好看的下颌:“这几天你都在加班,”他的呢喃中带着几分体贴和怜惜----多年来的相濡以沫不仅让他懂得什么是爱,亦教会了他去爱的方式----“你累了。”



源稚生还欲讲些什么,话语却悉数被怀中人的一声轻唤给挡了回去----



“哥哥。”



心底的那份柔软被触动。



笑意在脸上绽放,办公时解决了无数棘手难题却拗不过自家弟弟的源稚生总算妥协地松开手:“好吧。”走出厨房前,他不忘在恋人耳畔低语:“辛苦了。”



趁着源稚女刷碗的空当,忙碌了一整天的源稚生拎着衣物踏进浴室。黄辉色的灯管映亮了磨砂地砖上还没干透的水迹,一阵熟悉的、洗浴后留有的清香隐隐在空气里浮动。源稚生拧开淋浴花洒,用指尖试试水温----刚好合适,便走上前让水流冲洗过略感僵直的躯体。乳白色的水雾弥漫在整间浴室里,洗浴带来的暖意一点点地冲走了多天以来的疲倦。于这样的环境中,他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彻底放松下来,思绪如水气那般自由飘散。



有些往事就这样涌入心间。



他忆起夏夜少有的轻风与林间聒噪的蝉鸣,两个年少的身影并肩走在山间行道上,抬眼便是在晴朗夜空里闪耀的星河。他想起这是他和源稚女所谓的十七岁生日,而自己的手中还提着一个盛装了生日蛋糕的纸盒----



真正的生日到底是在哪天,其实他们并不清楚;而庆祝生日的具体时间也往往取决于源稚生筹备礼物的进展。十三岁,他们手牵手地去等了那场遗憾未至的流星雨;十四岁,他们驾驶着直升机在童话般的天地间遨游;十五岁,翘了半天课的源稚生带着弟弟跑到附近的城市转悠----那是两人走得最远的一次,步行街熙攘的身影与霓虹灯的光亮映入山间少年清澈的眼瞳。



不过,他也隐约感觉到过于奇葩的庆生方式不一定是弟弟喜欢的,因此在迎来生命里第十七个盛夏以前,源稚生就直截了当地询问对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印象里源稚女舔舔唇,思索片刻便开口了:“还是哥哥来决定吧----不论你准备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这可不行,稚女你总该有自己的主见----”



在兄长的催促下,源稚女总算“预订”了一件礼物:“后街好像新开了一家西饼店,”他将下巴搁在纤瘦的手臂上,声音里却带着几分犹豫,“也不知道会不会好吃……我只是随便讲讲而已。”



犹豫的原因他们都心知肚明。当时,那还是一家在小镇上少有的西饼店,源稚生不时在放学路上经过那面摆着精致点心的橱窗,也偶尔听到幸运的孩子向身旁的同伴发出品尝生日蛋糕的邀请。只是他和弟弟向来就与这种幸福无缘----除却彼此,他甚至记不起还有谁为曾他们庆祝过生日;而对于从未拿到过零用钱的孩子而言,在生日当天购买一个价格不菲的大蛋糕也更像是一场白日梦。



可这种同龄人拥有的幸福又确实是两人内心深处所渴幻的----尽管看上去不切实际,但源稚生明白自己仍有理由放手一搏。



在接下来的暑假里,源稚生比以往要更加忙碌。他白天到修车铺里接活儿,晚上去附近的一家居酒屋帮工。刚开始的几天源稚女也很懂事地过来帮忙,不过没隔多久就被兄长打发回家,理由很简单----源稚女压根儿不适合修车这项技术活;至于居酒屋那种环境下的工作,源稚生就更不允许弟弟插手了。



实际上源稚女也没有闲着,他会趁兄长外出的时候揽下家里的活儿----大概持家的娴熟便是在那时候培养出来的。源稚生回来以前,源稚女还会替他烧好洗澡的热水,这样他的兄长就能在冲完热水澡后躺进被窝,于心中默默盘算再过多久才能买上礼物。



如今回首过往,对于那段岁月他们所遭遇的艰辛,源稚生早已印象模糊,惟有夏夜的甜蜜不曾随时光流逝而褪去。他忆起自己拎着蛋糕的礼盒出现在源稚女面前的那一刻,弟弟望他的目光仿若是有神祗带着幸福降临世间----源稚女的脸上先是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而后,一如源稚生所期待,他看见源稚女眼中的欣喜与感动。



“怎么样?很厉害吧。”源稚生带着一丝自豪向弟弟扬了扬下巴,随后微笑着朝他伸出手。源稚女的唇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他默契地把手轻覆在兄长手上,扣紧了十指,紧接着对方掌心的温暖就传到了他的手中,伴随企盼已久的幸福一点点直抵心尖。



他们沿着盘曲蜿蜒的山路登上熟悉的山顶。这是一个不会被打搅的净处,远离世俗的一切纷争与喧扰。源稚生清晰地记起四年前,他和源稚女曾于同一个山头错失过夏日的狮子座流星雨,当时弟弟还难过了好久,不过今天不会了----这是个美丽的夜晚,与他们相伴的将会是天上的群星。



他们挑了一处空旷平坦的草地,铺上备好的毡毯相向而坐。那个承载着希望和祝福的生日蛋糕被摆在了两人之间。源稚生俯身向前,以一种难以言述的虔诚心情庄重地揭开了蛋糕的包装。而当整个生日蛋糕完整呈现在眼前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欸”的声音。



蛋糕的模样跟源稚生刚从西饼店里拎出来时相比,只能用“面目全非”四字来形容了----本该是圆饼状的生日蛋糕随一路上的摆晃变为了不规则的多面体,雪白的奶油与巧克力酱混成一团,看起来一塌糊涂,上层的水果切片也全都挪了位,只有蛋糕中间的一块白巧克力上还隐约可见“Happy Birthday”的字样。



源稚生一脸尴尬,这显然是他的随性造成的后果。然而源稚女的惊叹与兄长完全不同,他仅仅是觉得这个蛋糕太大了,而且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由于源稚生一高兴便忘记了庆祝生日的只有他们二人,因此脱口而出:“太多了吧,怎么吃得完?”



正在翻背包的源稚生听到这话又抬起头。当他看见源稚女充满好奇地打量着那块独属于两人的蛋糕、看上去并没有因礼物的简陋而失望时,总算舒了口气,同时也被弟弟的单纯给逗乐了。他伸手揉揉源稚女的头发:“笨蛋,你不知道生日蛋糕只能整磅整磅地买么?再说了,吃不完可以放进冰箱啊。”



各色蜡烛和吃蛋糕用的刀叉纸盘被拿了出来。源稚女从中数出十七支蜡烛,将它们一一插在了蛋糕上。素来内向的他丝毫未意识到自己在艺术方面简直是天赋异禀,待到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无意中将蜡烛摆成了心形,双颊不禁泛起一阵热潮。此时,耳畔传来的窸窣声又使他吓了一跳,回顾方才发现源稚生将什么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头顶处。



源稚女下意识地伸手,在脑袋上摸到了一顶纸制的生日帽。他把纸帽摘下端详片刻,刚准备给兄长戴上,却被对方制止了:“就是给你的。等一下我还要点蜡烛。”



听话的源稚女便让这顶五彩缤纷的纸帽留在了自己的头顶。源稚生坐在他的身边,看了他几眼,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弟弟一本正经地戴着生日帽的样子真是好、傻、啊。



不明真相的当事人还在一旁莫名其妙,嘀咕道:“欸,什么事这样好笑?”



“嗯?”源稚生的反应还算及时,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陈旧得早已褪去色泽的打火机,在手掌间掂量着把玩,“我在猜,那个酒鬼要是知道我们偷了他的打火机,估计鼻子都给气歪了。”



“不过,拿走打火机的好像只有哥哥你吧。”

源稚女朝他眨眨眼,满脸单纯人畜无害的模样,好看的双眸中却透着罕见的狡黠。源稚生没预料到弟弟居然也学会了“过河拆桥”,听到回答时还愣了几秒,既而不服气地张开爪子向着对方的胳肢窝搔去:“说得好像你没有份吃这个蛋糕一样。”



他的孪生弟弟一面笑一面抬手抵挡,但面对源稚生左右开弓的架势他明显处于下风。吃不消的兄控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识时务地选择求饶:“行啦……我是开玩笑的。哥哥赶紧点蜡烛啊……”


——————————此文已鸽——————————


【十七岁的人谈恋爱被我写成了过家家……好吧也不能完全怪我这只没恋爱过的单身狗】

对不起我又来污染Tag了

煞笔po主免费提供制杖脑洞

有萌年上的大神想写吗✪ω✪

反正我是不想写

我懒

入坑曲《永恒的吻》

『我只是不明白,我们这个样子是要去参加小丑狂欢节么?』

哈哈哈看着V被无情整蛊,觉得这个蓝孩纸好率真好可爱啊

V唱的《蓝靴子》的英文版可以在网易云的音乐电台找到……相信我,V的俄式英语可以让人笑一个下午

懒懒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P图

感谢前辈V亲们提供原图

翻了翻自己的企鹅空间……最后一条关于龙族的说说发布于7月16日,第一条关于维塔斯的说说发布于7月19日

高中毕业了,我该跟我的中二时期告别了

当节目组将麦克风连着话筒架牢牢钉在地上时,看U老师如何化解尴尬花样玩麦

【我可能是一枚黑粉😂】

随手做点表情包

不能再吸V了……我的假期作业欠了一大堆😂

0.5倍速的播放效果

特工大电影的既视感

妈呀好羞耻
听V老师的歌居然听着听着流口水了😂让一旁的母亲大人吓了一跳,并用一种看sjb的眼神看着我……
听的还是《圣母颂》😂
V老师早期的风格真是各种鬼畜,第2分17秒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切歌了呢

另外是我的错觉么……感觉欧洲人习惯唱《Ave Maria》(圣母颂),北美人习惯唱《Silent Night》(平安夜)